借故事的外壳触碰社会的隐秘

2018-03-24 16:41

□ 胡艳丽
  优秀的小说,在层层故事的包裹下,往往隐藏着一颗坚实的精神内核,而这颗内核又会牵系着复杂的文化、历史、经济、政治等复杂的社会脉络。有时候看上去热闹的小说,内里却是一片荒凉;有些看上去声色犬马的故事外衣下,却是沉重的社会发展、变革的大命题。
  张炜,中国当代烹煮文字的大厨,即使是熬制一锅毒药,也能五味俱全。他的小说既有通俗情爱小说的血肉,又不失刚健有力的筋骨,再加上沉重的社会命题的内核, 令小说在热闹之外,还有更多的延展空间,揭开了社会的隐秘疮疤。
  在《艾约堡秘史》中,他明线写一位商业大鳄追逐爱情的故事,在逐爱的路上捎带着吞并几个小渔村,就如同普通的情爱影视剧;暗线里写的却是这位民营企业家所经历的波折人生,那是特殊年代的特殊“杰作”,他是中国式野蛮生长的企业家的典型。不论是明线与暗线,都是为了服务于小说的内旨,即几十年经济发展积累的社会矛盾。
  所谓的“艾约堡”其实是一座傍山而建的小楼,从外观看去极其普通,但它的秘密在于小楼露出地面的部分仅占其整体的几分之一,山体内部包裹的才是艾约堡的主体核心。它的主人狸金集团的董事长淳于宝册大部分时间都隐身于堡内,控制着集团的一切。他一生有几大嗜好,其一当然是商业上的开疆拓土,其二是写些豆腐块,感怀一下人生,其三是对女人的追逐和占有。
  小说并不复杂,放下宏大的社会、历史命题不谈,这部《艾约堡秘史》写的是人间极致的虚伪。淳于宝册口口声声说着需要爱,需要感情,但他对生命中的三个女人,到底爱哪一个?结发妻子“老政委”,在他眼中不过是助他打下江山的铁娘子,蛹儿就是平时满足他私欲的一个物件,是狸金集团征战天下时的大筹码、必杀技。再说欧驼兰,那不过是他准备攻下的又一座城堡,是他人生追逐的目标之一。他这边厢与欧驼兰说着情怀,说着归隐田园,暗地里却纵容着自己的爪牙无所不用其极……
  淳于宝册对下属说“这个村子我要了”,下属在本子上迅速记下了“这个女人我要了”连淳于宝册自己都糊涂了,他究竟是为了商业帝国而奋力掘金,还是为了征服一个女子大动干戈。极端的不自信,加上极端的自我膨胀,共同造就了这枚商业怪咖。
  这本书也可说是写下了一位民营企业家的思想变形记。
  狸金集团绝不是淳于宝册口中所说的那么干净,经过资本的原始积累,他们有足够的手段“见人杀人,见佛杀佛”,就如同村官吴沙原所说的“狸金的巨大财富中,占绝大比例的都是不义之财!你们毁掉了水、空气和农田……因为有了狸金,整整一个地区都不再相信正义和正直……”,与此同时,狸金集团已经让这几个滨海的小渔村见识了他们的手段,有些对抗狸金的人家破人亡,有些受到了不明控告,狸金的行为“完美”证明了吴沙原所说的一切都千真万确,而淳于宝册说的与做的永远背道而驰。  
  作者在这本书中所要书写的当然不仅仅是为了虚构一个企业家的野史传记,在热闹的“剧情”之下其实隐藏的是中国目前所面临的最迫切的问题,即商业发展与资源环境的对峙,商业文明与传统文化的对峙,贪婪的人性私欲与精神自由的对峙。在这场对峙中,商业与资本的力量所向披靡,自然的生态遭到史无前例的破坏,人原生态的纯朴精神层层幻灭。
  那些花枝招展的故事,不过是张炜为这个商业资本吞并原生态农村,破坏传统文化的悲情故事,穿上的一件华丽外套,而后他再一层一层的将其剥去,露出里面赤裸裸的贪婪与欲望,他以巧妙的角度,去触碰这个社会的隐秘。
  《艾约堡秘史》
  张炜 著
  湖南文艺出版社


? 2003-2019沈阳市沈河区龙威家用电器商行 澳门威尼胁人 版权所有 苏icp备15055316号-1 沈阳市沈河区龙威家用电器商行